炸毛的猫

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3

“还要继续吗。”血从jyugo的头上流下来,教官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不时加入了一些担忧,这绝对是他见过的最不要命的学生,明明资质差的可以,但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实力提了上来。“训练继续。”jyugo挣扎着爬了起来缓缓的扶着墙,伴随着又一处伤的增加jyugo闭上了眼。这一个月过得非常的艰难,从不会写字到现在已经能认识一些字了,他从没有如此努力过。为了度过南波的考试正在尽全力的练习。但在关于实力测试方面,还是不行,明明已经很强了,但那两把大刀肯定是不拿出来的,所以只能靠自己了,是不是该庆幸当时没有完全翘掉大和的训练。他被人扶了起来五彩的眸子闪烁着。“还继续进行训练吗?”“继续。”毫无感情的声音从jyugo口中伴随着血一起淌了出来,这一个月来他一直在疯狂的训练,为了能进入南波看守所去见到小一。眼前一次次的浮现着那个身影。小一现在怎么样了,他应该还在工作吧?身体上疼痛,一遍遍的刺激着他的感官,朋友们都怎么样了呢,没有我他们应该也活得很好吧。“你的身体已经不行了,你还要继续练下去吗?”耳边传来了教官的声音。没有任何回答jyugo的表情木然。当然要继续练下去,要不如何见到小一呢?突然想到平日的画面“喂喂小鬼,不要给我惹麻烦。”小一不耐烦的脸浮现了出来。但之后还是会帮助我的不是吗?想到这jyugo突然笑了起来。平日的一幕幕在jyugo的脑海中浮现着,如幻灯片一样闪过。从橘色的眸子中映出那酷似大猩猩的脸。小一,我要去见你了。用积分榜上的排名一点点的向上爬着,从第一百名到前二十名的飞跃,那几乎没有人能办到,但jyugo办到了为了进入南波挺进前二十成为了一位南波的看守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星太郎视角。
主任的状况令人担心,无论是狱长还是其他人都感觉到了,连猿门主任都发现了。主任似乎从一个工作狂变成了一个不要命的工作狂。他都快把明年十三监的工作完成了。主任好像在用工作填满自己,就连发烧了也在工作,所有人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。但我知道,那只是因为jyugo君的“死亡”。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估计除了jyugo君复活这个方法没有别的可以让主任恢复正常了。但已死之人,怎么可能再站起来呢?希望主任能自己走出来吧。

新年跨年文

毕竟黑白来看守所都有新年跨年逃狱,所以我也有跨年文哦!
3,2,1,开始
jyugo为看守设定 和我之前写的文一条线路
新年大会毫无意外的是十三栋获胜了,谁能想到最后一关是密室逃脱,呵呵jyugo表示毫无压力。
大会后的晚宴十分热闹,几乎所有人都躺在了地上,昏迷不醒。
其他人一起尝试灌双六一,挨个向他敬酒,虽然最后他确实醉了,但他们却也看不到了,所有人除了不能喝酒的jyugo都在地上躺尸。jyugo静静的看着腿边的阿一第一次有了“头痛”的感觉。
仔细的描绘着那硬朗的线条,他将阿一扛起咬了咬牙将他抬了起来。
十三栋主任少有的可爱神情红色的沙雾染着淡淡的酒气,刀削的唇吹出了诱惑的粉红色,平时凶恶的脸不见了,本就帅气的脸称着十分有形的倒三角形身材,与修长的腿,在制服包裹下散发着迷人的气质。
这使正在把他拖回屋的jyugo更加快了速度。坐在床前,那五彩的颜色无法自拔的沉浸了其中。
不觉中要吻上那柔滑,碰上的一瞬间。又贪婪着那淡淡的酒气。
“有些醉了呢……”jyugo钻入了被窝静静的躺在了床上那人的怀里。
烟花在空中绽放着。照着这一对不坦率的恋人......

第一次写文 不喜勿喷 2

juygo睁开了那纯净的眼睛 望向漆黑的四周 身上穿着一件囚服,瞬间他想起了一切 自己已经死了应该 死之前仿拂还看到了一的眼泪什么的。
那自己现在是在天堂还是地狱?手中的双刀散发着红色的光 美丽无比。
哦!对最后这刀为我挡了一下子弹 ,自己才能活下来。真是讽刺!
不自觉的推开了面前漆黑的一片 土的腥味扑面而来,钻出了地面。
从公墓中钻出来了,向前方的光明走去.......
几个月后
jyugo从打工的餐厅走出,又开启了向南波所奔走的路 这一路他为了回去一边打着零工 一边寻找的那个人 那个看守 守护着他的人。
但南波只有两种人 囚犯和看守 他已不是囚犯 所以只能以看守的身份进入南波看守所 。
他抬头看看那打写的南波看守所训练营的牌子 想着那个他要寻找的人,那是他的“新的欲望”。

第一次写文 不喜勿喷 1

双六一回到了家 门前已失去了那瘦小 的身影 五彩的眸子也不再存在 房间里仿佛被生生割掉了一半
所有的东西都支留下了一个孤单的身影 。双六一脱下外套
踩着地上的酒与没有吃完的杯面走到沙发前看着 那日思夜想的人的照片,心中一阵绞痛。
那是在15号出狱的那一天,他和11,69,25,号为他送行。但是在那一刻监狱里服刑的犯人突然越狱 在13栋中炸弹与子弹在空中飞舞 他急忙阻止他们但百密一疏
一颗子弹瞄准了他对准了他的心窝。千钧一发,一个身影倒下了,五彩的明亮的眼睛蒙上了灰暗淡无光,双六一解觉完囚犯再去看他时,冰凉的感觉令他难受 。
泪水不停在眼里,他的双手紧扣着15号的肩。一切都是去了颜色,后悔莫及,他早已不在是他自己的他。
从回忆中拔出,那个曾经的双六一已经死去,留下的只有那个深入的爱恋与忧伤,痛苦中挣扎的双六一 如行尸走肉般活着,机械的活着,机械的工作着,只有痛才让他感到活着。
手臂上一道道疤痕是他活着的痕迹。